新闻资讯

第四十六章 大写的尴尬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20:17  作者:胆拖投注

  其他人还好说,要是被那个长了一张碎嘴的张伟宝看到,他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不难想象,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三中队乃至整个军犬基地都会流传这样一个笑话:

 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那只袜子从虎子的嘴里抢下来,然后立即扔出车外,免得被别人看到。

  他要是把虎子抱在怀里,等小家伙放松警惕的时候悄悄拿在手里扔掉也就是了,可是这个时候的刘小天已经完全不知道“冷静”两个字怎么写了,只一心想要赶紧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车外。

  要说真对哪个女孩儿有点儿意思,在他眼里的秦雨都不如那个满脸都被眼泪冲散的浓妆覆盖、几乎看不清真容的骆彤。

 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要把那只袜子丢掉,虎子死活都不肯松口,其中一颗犬齿都把袜子给勾脱线了,可刘小天就是抢不下来。

  与刘小天隔了两个人的张伟宝好死不死的一扭头,刚好看到了刘小天与虎子之间的“你争我夺”。

  虽然车厢里的光线不是特别好,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搜救时作为气味源的那只袜子。

  这下可好,十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被虎子和刘小天扯的很长、但是却明显是女式的运动袜,脸上全都露出了颇具深意的笑容。

  更可悲的是,由于怕虎子太小、坐在专门设置了犬笼的车里容易在颠簸中遭到其他成犬的挤压,刘小天特意抱着它跟救援队坐上了一辆141卡车。

  张伟宝那个夯货估计是压缩饼干吃多了,那声音大的堪比音响效果,这一嗓子,方圆二十米之内的人怕是全都能听到……

  他现在甚至都没胆子下车,要是万一刚刚张伟宝的话被秦雨听到了,那特么……可咋办?

  因为,秦雨在跟虎子告别之后,就一直恋恋不舍的站在原地看着刘小天抱着虎子上了那辆卡车,甚至还往前凑了几步,想要再看一眼那条在她眼里极为可爱的小家伙。

  秦母迎上来拦住秦雨,刚要开口问,秦雨却抢先羞恼的瞪了母亲一眼,没好气儿的丢下一句:

  秦母也是满心疑惑,不过毕竟是女人,又是面对自己的女儿,自然多少能够猜到一些什么。

  听到第二次响起的重重关门声,秦父叹了口气,小心翼翼的拉开车门上车,发动车子向山下驶去……

  与此同时,还坐在卡车里的刘小天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赶紧开车,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  半分钟之后,卡车车厢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,一个跟秦雨一样扎着马尾的女孩儿探进来半个身子,开口就问:

  已经洗掉了脸上模糊成一片的浓妆的骆彤把长发扎起来的样子,就像是传说中的邻家小妹。

  可张伟宝这么一喊,车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朝刘小天投了过来,自然也看到了那只袜子。

 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奇心那么强,可能是嫌光线不好,看不清,还把强光手电筒给打着了。

  看到那只袜子的瞬间,刘小天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瞬间涨了一下,跟着就开始随着心跳的节奏一下一下的蹦着疼。

  其实坐在他旁边的那名救援队员早就看到了,只是他在搜救的时候并不与刘小天一组,也不认识那只袜子。

  毕竟,训导员在没有任务和训练结束的时候与自己的犬有些游戏互动,在军犬基地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,谁没事儿会凑过来仔细看看虎子嘴里咬着的是什么?

  某训导员在救援过程中对被困者当中的一个女孩儿一见倾心,为了纪念,唆使自己的军犬将人家女孩儿的气味源---一只被汗水“侵蚀”、极具“味道”的袜子偷偷带回,只为在相思至苦时拿来一嗅,聊以慰藉!

  阅读最强训犬员最新章节 搜索侠。客小。说+网 w\W\w。9\W\x。\o\r\g


胆拖投注